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商讯网 > 新闻

杨谷标︱借古开今——当代中国画60家笔墨研究观摩展

2020-07-11 09:06       来源:未知      
摘要:

展览前言

纵览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关于传统与革新、继承与改良的思潮与论战纷起,中国画家不断地找寻国画未来的出路和方向,是镜鉴西方绘画还是继续叩问古老的中国画体系?时至今日,当代画家用作品交出了不同的答卷,当代画坛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但无论如何有一点毋庸置疑,笔墨作为中国画的独有的表现形式,任何脱离了笔墨体系的作品无法称为中国画。

中国画中的笔墨有相对稳定的法则和规范,这些法则和规范的建立有助于画家进入这个有无比探索空间的艺术世界。但是笔墨系统的法则与规范,决不是要画家墨守成规,而是容许和鼓励他们有所探求和创新,须能“借古以开今”(石涛语)。纵观画史,自开新面而成大家者,必能穷究前贤血战古人,又能参合时代精神在艺术上自我演进。借古开今的出发点则是“开今”而“借古”,意是站在当下,在不断开拓、实验的同时,把历史作为参照、对话、挑战和超越的对象,构成延伸与超越的关系。

本次展览以“借古开今---当代中国画笔墨60家线上学术观摩展”为名,是为了将笔墨作为一个学术课题提出来,邀请当代名家展示他们的艺术风格和个性创造,以期引起学术界的关注,重新研究笔墨风格的意义和它的价值。相信参展的这60位个性笔墨风格鲜明的画家在笔墨上的各自探索成果和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不仅会对人们有启发和借鉴的作用,而且会把画界对笔墨风格的讨论引向深入。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时代丹青文化传媒

学术主持:王镛

学术顾问:赵成民

展标题字:杨晓阳

参展画家

参展画家排序:按照姓氏笔画排序

丁观加 于文江 于湘华 马文新 王孟奇 王天胜 王晓辉 王培东 王士生 牛维平 白金尧 华奎 孙学平 刘军 刘新春 杜大恺 杜未 吴桐森 李魁正 李延声 赵贵德 赵绪成 杨金星 杨允澄 杨俭朴 杨谷标 杨中华 张复兴 张培成 张冬青 张利涛 张增丽 张建中 陈仕彬 陈增胜 陈洪丽贞 陈乐 陈瑞麟 林任菁 林伟 林汉国 南海岩 浔陌 姚思敏 聂干因 高卉民 高杰 徐子清 徐鸣远 唐晓红 常绍彦 萧海春 黄少华 章志远 章震宇 董小明 董继宁 蒋明君 韩书力 蔡超

杨谷标

参展画家

杨谷标,笔名石谷号一方半斋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画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杨谷标艺术创作室主任,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主席。北京书画院客座教授、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师、中国书画研究院高级美术师、中国艺联主席团副主席,中国名家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书画协会副主席等。80年代深造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研习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等大师画风。师从名家朱颖人,叶尚青教授门下,擅长写意花鸟画,兼攻山水书法,画风颇有新意,常融西画于中国传统水墨之中。

作品欣赏

传统与创新,色彩与水墨的运用

中国花鸟画在世界艺坛独树一帜,具有深厚的根底和优秀的传统,是中国艺术的瑰宝。当代社会审美意识的飞速发展,必将包括花鸟画在内的中国艺术面临着一个飞跃发展的新时期。“继古创新”会将是中国花鸟画家的首要工作。

杨谷标是一位勤奋却很有才华的画家,几十年来无论环境如何改变生活如何艰辛,都未曾动摇他对绘画艺术的追求。年幼时,其祖父经营丝绸业在宽大的客厅中常悬挂着大幅山水或花鸟画,东西两边的红木椅上方都是条幅书法立轴,耳濡目染从小便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初中时,杨谷标参加校美术写生班每每对盆花写生用心至极。然后又去之江高等艺术学校学习素描色彩两年,风雨无阻。继而又进入当时唯一的一所浙江名革创办的逸仙美术学校学习中国花鸟画。校长由书法家沙孟海兼任,副校长是中国美院教授朱恒。学校虽规模不大,但许多书画名家都在此授过课,由此典定了杨谷标良好的美术基础。

80年代初先生进中国美院国画系深造,致力研习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等大师画风画法,师从名家朱颖人,叶尚青教授门下,擅长写意花鸟画。在美院就读时,看到了很多绘画精品,古今中外的大师杰作,中国几千年的国画宝藏,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名师的指点由如润物细无声般的给自己在艺术绘画中增添了丰富滋润的养料。在诸多名师身上不仅学到了高超的绘画技艺,更重要的是学会了做人的道理,做一个艺术家具有的学养、品德、素质,对艺术的执着和追求,刻苦勤奋的学态,持之以恒的精神。

中国画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着几千年的文化底蕴,大师虽屈指可数,但画家层出不穷数不胜数。绘画的风格也各不相同,但要在如林的艺海中脱颖而出,必须走自己的绘画创作道路,古人的名作流传下来很多,只要多用点功夫临摹揣测,传统肯定能回到以前的水平,难的还是创新。“艺术为思想意识之产物”画家画画取法与自然素材,但还要结合艺术家的思想、学养、天赋与技法融为一身去表现艺术。学画时须懂得古人理法亦须懂得自然理法,而绘画时须舍得自然理法,舍得古人理法而去进行自我创造。林凤眠先生说:“我觉得一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应当从各方面吸收,应当研究古代的东西如汉代、唐宋的东西,民间的东西,要去研究它吸收它,这些都是用之不尽的。”潘天寿先生说:“中国画的创新涉及两个方面,一方面对传统的下功夫刻苦磨练,另一方面必须创作新东西,既要有时代性又要有个性。”中国画的传统技法已沿袭千年,风格应该可以改变。杨谷标先生所画的花鸟画即重传统又不乏创新意识。“百花百鸟图”水墨画“寂静的山林”直至历时数年画成的千树梅花百只八哥,花鸟山水相结合的25米长卷“梅花鸲鹆图”可见对传统技法用力之勤。先生画过许多生动的水墨花鸟画,有时将传统水墨用之极妙。2012年在杭州恒盧艺术馆举办的“黑白人生,彩墨世界”杨谷标花鸟画展上“燕子声声里”“深秋”“雪霁”等水墨杰作,凡前景之鸟全用浓墨画出,而中景用较淡墨衬以各种花卉、丛林,远景则用几乎是清澈见底的极淡墨铺出溪涧、山峦、草坪、湖泊等,幅幅画面给人以空旷、深远、朦胧、清澈又却能层次分明。而更大胆的是画家将水墨花鸟画融入夜景,四尺斗方作品“富贵春色”“凝视”“芦塘清韵”“清池双鹭”等称之为月夜系列花鸟作品观后令人拍案叫绝,幅幅构图饱满技法大胆,笔法密不容针,以浓衬淡在大片墨色中留一亮点,酷似黄宾虹先生的宿墨山水,生动地描绘出夜幕中的百鸟在微风中激情涌动。

建党八十周年献礼作品“家园”建国五十周年大型画册入载作品“花魂”“溪涧月色”“艳阳秋高图”“满树银杏添秋色”“翠毫夜色天香露”以及“版纳风情”等作品均是杨谷标近年来苦苦探索花鸟画创新之力作。在这些作品中画家力求用笔坚挺,造型准确生动,而往往在传统笔墨上铺以西画的点彩,使之浑然一体,没骨用粉绘出花鸟并引入彩墨山水,白色的鸟和白色的花卉在重彩重墨的衬托中栩栩如生,强烈而具有现代气息。

色彩并不是西方绘画的专利,也不必成为中国画的禁区。我们不能否定水墨为主的画法,但允许百花齐放希望能听到中国花鸟画在新世纪更能奏出华彩乐章。绘画用粉古已有之,但明清文人画兴起以后,重水墨而轻丹粉,粉法逐衰,直至近代任伯年、张书旂才重新将粉用到写意画上。如张书旂将粉绘在有色仿古宣上较多,任伯年则常在花卉或少数鸟上用粉冲绘,其他更多的则是仅作掉色破彩之用。而杨谷标所画的白鹭、白鸽、白鹰等却使人耳目一新,先生用粉如同写意笔墨,有笔触见浓淡,造型生动而有又简洁分明。“溪涧月色”堪称这种创作技法的代表,该图背景是一片灌木丛,笔线爽到,穿插有致,丛林后边透出一团月色,下部以焦墨渴笔写出,涧石连皱带擦墨上擦青坚硬厚重,全图背景又以淡墨渲染,突出了鸽子的亮丽,只留下一条溪涧淙淙有声。“双鹤同春孤山情”中画家画的白鹤用白粉勾点出仙鹤羽毛,细腻处不板滞,阔笔处不凌乱,准确生动颇具质感。“艳阳秋高图”画白鸡时用铅粉写出白鸡的片片羽翼,笔触大胆犹如用墨般轻松,雄鸡的尾羽穿插自如,坚挺的羽毛方显雄鸡的英雄本色,如此母鸡更显得其特有的温和亲切。“英风卓立”的白鹰用丹粉绘成的雄鹰造型准确神态生动,气势恢宏的笔笔羽翅似横扫千军,细腻而厚重的笔笔鸟身如万磊叠石。

在先生的许多幅作品中如热烈奔放的“红枫鹦鹉”温馨迷香的“梅 花八哥”清韵滴露的“白鹭树丛”柔情宁静的“银杏白鸽”和令你无限遐想的“孔雀牡丹”,正如画家所说:“我画白鸽的祥和吉福,白鹭的美丽温和,鹦鹉的玲珑乖巧,孔雀的富贵大气,这些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我将它们绘成一幅幅花鸟作品挂在现代装潢的居室中品读经典,陶冶情操。”

免责声明:杨谷标︱借古开今——当代中国画60家笔墨研究观摩展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商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